中经联盟

帖子
中经联盟 新闻中心 查看内容

网站 ·新闻中心 查看内容

继土耳其之后这个大国也危险了!

2018-8-15 15:0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32| 评论: 0

摘要: 在拉马福萨看来,南非也需要韩国这样的痛苦转型。在经历20多年的“半吊子”措施后,也许他是对的。

土耳其崩盘,为全球金融市场带来“凄风苦雨”。
 
8月13日星期一,继欧洲股市普跌之后,亚洲股市也“绿肥红瘦”。更抢眼的是,经济总量位居全球前40位的南非,货币出现了闪崩。

周一,南非货币兰特一度出现了10%的大幅下跌,让金融市场心惊肉跳!
 
其实,这只是南非“小试牛刀”。弄不好,2018年搞出惊天大地震的,不是土耳其,而是南非这个“光辉岁月”中的国家!
 
一、27%的失业率
 
如果说土耳其的经济危机,来自总统艾尔多安的独裁和官僚体系的腐败,以及美国的不断打击。那么南非的危机,来自超高失业率和三大政党一致的“向左转”,试图放弃对个人财产权的保护。
 
南非曾经是非洲的“发达国家”。在白人“种族隔离”的统治下,社会缺乏公正、公平,但一度拥有效率,在非洲最为富裕。那时人们提到南非,首先想到的是黄金和钻石。
 


1994年,最后一任白人总统德克勒克和第一任黑人总统曼德拉进行了权力交接,南非进入了黑人时代。从那时至今,5位总统均为黑人。
 
但很快,全面登上政治舞台的黑人陷入了“历史周期律”,腐败日益严重、效率低下。南非白人受到歧视,大量白人社会精英移民离开,带走了资金、技术、与发达国家市场的联系。没有能力移民的普通白人,有将近50万沦为赤贫,入住贫民窟。
 
这就是历史的悖论:当南非获得了种族平等,却开始失去“国运”。很快,南非经济被盛产石油的尼日利亚超过,又被埃及超过。
 
1994年,南非GDP为1400亿美元左右,位居非洲第一。当时,南非的GDP是埃及的2.7倍、尼日利亚2.9倍。到了2016年,南非的GDP沦为非洲第三,被尼日利亚、埃及超过。

如果跟中国比,差距就更大。1994年,南非GDP是中国的25%;到2016年,只有中国的2.7%。
 


上图是南非在全球的“腐败排名”,可以看出1996年内来快速攀升。
 


上图是南非的失业率,目前超过了27%。在票选总统的国家如果失业率超过10%,很可能会带来政府更替。
 


上图是南非的GDP增速,最近一个季度是负数。
 
更要命的是,1994-2014年间,全球只有11个国家出现了人均寿命的下降,而南非就是其中之一。1990年至今,南非的人口平均寿命下降了4.3岁。在188个国家中,南非女性寿命排名全球162,男性寿命排名全球169。
 
南非的外汇储备是432亿美元,但外债是1832亿美元。
 
二、向左转
 
经济一团糟,失业率飙升至27%以上,1994年“种族歧视”终结之后的南非,可谓江河日下。
 
这个锅,该由谁来背?
 
当然是白人!南非三大政党一致这样认为,南非的黑人也这样认为。

原因很简单,占南非8%的白人,仍然控制着72%的土地。认为白人错了,当然比认为黑人错了,更容易让大家接受。
 
怎么办?没收白人的土地,无偿分配给黑人!
 
也就是说,南非正在酝酿一场“土地革命”!率先倡议“无偿没收白人土地”的,是第三大党“经济自由斗士”,其党魁朱利叶斯·马莱马是非国大前“青联主席”,2013年退出非国大,成立了激进的“经济自由斗士”。
 
马莱马的政纲是:无偿收回所有土地并重新分配,实施矿业国有化政策,承诺为全民提供免费教育和医疗。“革命党”一般都有着超级诱人的承诺,失业的黑人们当然充满了期待。
 
于是这个新党迅速崛起,成为南非第三大党。
 
马勒马对南非的白人喊话说:别怕!我不会对你们进行种族灭绝,至少现在是这样,但我不能保证未来。
 


上图就是“经济自由斗士”党旗,他们已经亮出了“二次革命”的口号,你是否闻到了暴力的气味?
 
眼看着“经济自由斗士”人气日盛,执政的“非国大”、第二大党“民主联盟”也都迅速左转,支持修改宪法,为没收白人土地、财产等做准备。
 
南非通过修宪、没收白人土地乃至财产,将基本上没有悬念。
 
这真的能解放南非的生产力吗?只有天知道!
 
同样是非洲国家,津巴布韦在穆加贝统治时期,曾推行了强硬的土地革命,没收并重新分配了白人的土地。但由于黑人缺乏管理农场的经验,再加上白人精英的撤离、国家的腐败,最终这个“非洲的粮仓”经济崩溃,货币严重贬值,甚至印刷了二战后世界上最大面值的钞票——100万亿津巴布韦元。

上图:100万亿,津巴布韦土地革命的纪念品。
 
三、即将到来的大崩溃?
 
南非的土地改革,会重蹈津巴布韦的覆辙吗?
 
我个人的看法是:很有可能。
 
但当“政治正确”裹挟着民意而来时,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止一个国家跳下悬崖。因为在决定这一跳的时候,多数人都认为他们将升入天堂,而不是堕入地狱。
 
面对日益紧张的南非局势,最近澳大利亚宣布将为南非白人农民提供紧急签证。新一轮南非白人大逃亡,即将开始。

如今南非的“主权信用评级”和“长期本币评级”都挣扎的垃圾级的泥潭里。土地革命的决绝,“经济自由斗士”血腥的暗示,都让这个昔日的非洲明珠,充满了巨大的不确定性!
 
这就是2018年的世界,动荡、悬疑!

经济低迷南非要“激进土改”?
这是一把双刃剑

白人富地

南非历史上曾为欧洲殖民地,白人统治期间,该国长期实行种族歧视和种族隔离政策,占人口大多数的黑人只能拥挤地住在城镇和农村保留地上。

1913年通过的《原住民土地法》剥夺了大部分黑人拥有私人土地的权利。该法案规定,非洲人不得在保留地外购买土地,这些保留地又被称作“黑人家园”。几十年后,在南非国民党(National Party)及其推行的种族隔离措施下,上述政策进一步强化。

黑人约占南非人口总数的80%,但“黑人家园”仅占土地面积的13%。

南非现约有1700万人生活在以前的“黑人家园”中,约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这些人基本上是自给自足的农民,靠着在共有地的小块土地上劳作糊口。

虽然在1994年白人统治结束后,非国大采取了“自愿买卖”的模式,由政府从白人手中购买农业用地,再重新分配给黑人,但进展缓慢。

今年2月公布的一项政府土地审计显示,南非国土面积为1.219亿公顷,其中农业用地占97%。在私人持有的3700万公顷土地中,白人拥有其中的72%。但白人仅占南非总人口的约8%。

这与去年11月公布的另一项独立审计结果相符。农业游说组织AGRI SA和“农业发展解决途径的这项审计显示,非白人拥有该国农业用地的27%,1994年的这一占比为14%。

对部分黑人而言,土地改革已经不是简单的经济问题,背后还隐藏着强烈的民族情绪。

一位名为KatlehoMK的推特用户写道:“在南非,少数白人拥有绝大多数土地,这使得大部分黑人不得不求着寻找工作。任何反对无偿征地的人,都是想让黑人在他们的土地上继续做绝望的仆人。”

用户Sibusiso Radebe也留言称,南非白人所谓“成功”的基础是压迫黑人,压迫黑人的基础则是侵占他们的土地。重新拥有土地,是剥夺白人特权的开始。

白人农民们则担心自己成为这场带有种族情绪的运动的受害者,会面临被暴力逐出自己土地的危险。有报道说,自1994年以来已有2000多名白人农民死于极端暴力、强奸和酷刑。

南非白人民权组织“非洲论坛”(AfriForum)称,仅2017年就有84名白人农民被杀,“每五天就有一人遇害”。但反对者指出,与这一年总计2万宗谋杀案相比,这一数据显得苍白无力,而且对白人农民的袭击也不一定是由种族或是政治动机引起。

南非政府最后一次按种族分类统计农场犯罪事件是在2001年。那一年共有1398人在农场遭遇袭击事件,其中61.6%是白人,33.3%是黑人。南非政府的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到2018年间,农场袭击事件有所增加,但谋杀案数量已在减少。

土改双刃剑

过去20多年中,非国大政府一直采取较为保守、渐进的措施,来实施土地的重新分配。而且整个过程期间,土改都是以市场为基础,而非强制没收。

最初是1990年代末,政府向黑人发放补助和津贴,用于购买小块土地,最终却导致过于拥挤,土地使用效率低下。接着,姆贝基总统把帮助黑人购买大面积耕地作为首要任务,但是那些购买的人最后深陷债务,无力竞争。

到祖马时期,政府开始购入土地并租赁给农户,而不是直接转让土地。但这个政策的效果并不比之前的土地改革好。租户通常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投资生产,常常到最后连租金都付不起。政府允许他们继续耕地,但后者却无法获得信贷支持来开发土地。

此外,租赁的不确定性也较高,租户不愿在土地使用、生产或设备维护上投入资金。在一些情况下,这些土地最终又归白人农场主去经营了。

根据2013年南非国家土地审计报告数据,1994年种族隔离结束时,南非87%的土地归属白人,黑人仅占有13%。而在2012年时,有795万公顷土地通过改革将所有权回归黑人,而这仅占白人拥有土地总数的7.5%。

修宪的提议自然也引发了部分投资者的担忧,他们认为,这可能意味着该国正在向激进的土地改革策略转变。拉马福萨的演讲结束后,南非兰特和国债双双大幅下跌。

投资者担心,非国大的改革将导致白人农场主的土地被剥夺,使他们的资金链断裂、无力偿还贷款,最终可能造成投资人撤资和经济增长下滑。

贺文萍指出:“修宪本身是一把双刃剑,伤自己的那一面恐怕还要多一些。虽然可以加强政治上的凝聚力,但是经济上可能会释放出不利信号,将投资者吓跑,对当前本来就低迷的经济不会有什么好处。”

南非种族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克里根对彭博社说:“‘无偿’一词强调了产权的不确定性,是投资者的一大担忧。”他说,无论是本地还是海外的投资者,在一个有可能失去财产的地方投资前都会三思而后行。

克里根还表示,在谈到修宪时,他们必须记住,宪法第25条并不仅仅是关于土地的,它是关于整个财产权的,因此对它的任何修改都有可能使所有财产变得易受攻击损害——即便修宪的初衷只是加快土地改革。

还有专家指出,拥有土地并不意味着终结贫穷。贺文萍也指出,邻国津巴布韦土改以后,穷人并没有因为拥有了土地就变得富裕。不少南非民众也持相同看法。

名为Mauritz Preller的用户在推特上写道:“如果土地是答案,那为何还有一半津巴布韦民众背井离乡来南非?”

前车之鉴

2000年,时任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在世纪之交宣布了“快车道土地改革”,从白人手中没收了约4500个农场,然后分配给20多万个黑人家庭。这一整个运动过程充满了暴力,导致农业生产崩溃,许多新的农场主还受制于当地官员。

在土改十多年后的津巴布韦,尽管遭到过穆加贝的警告,还是有不少黑人农民私下把白人请回津巴布韦做顾问或是经营农场。“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有了土地,但是没经验,”黑人农场主Tracy Mutinhiri说,“我们需要互相帮助。”因为前车之鉴,分析人士认为,南非不太可能走津巴布韦改革的老路。

南非的城市化发展迅速,目前大片土地处于闲置状态,多数民众并没有从事农业生产的意愿。“南非服务业发展不错,很多人都去城里打工了,未必靠那一亩三分地挣钱,”贺文萍说,“而且,南非土地资源比较丰富,土地问题并不是他们贫穷的根源。”

有南非民众认为,问题的根源是执政党的无能、低效。推特用户Danny Nel就指出,“非国大想偷取我们的土地租给穷人,因为他们没有像他们应该做的那样,创造足够的就业。他们自己一手造成了危机,现在却要让白人来背锅。”

作为非洲最大的玉米生产国、全球第二大柑橘出口国,南非的农业虽然仅占全国总产出的不到3%,但解决了85万人的就业,相当于劳动力的5%。粮食生产方面的风险或将造成食品价格高企,损害低收入家庭。

分析人士预计,非国大将谨慎斟酌修宪提议,然后将其递交给议会。要修改宪法,必须在议会获得三分之二的支持。不过,加上“经济自由斗士”的席位,非国大料将获得足够的赞同票。

对于外界的担忧,拉马福萨再三保证,任何改革都不会影响到食品安全或经济增长。他还提到了韩国在1950年代的土地改革做例子。

在韩国的土地改革中,政府以相对较少的补偿征收了大地主的土地,补偿为农作物年收成价值的150%。政府还鼓励他们将这笔资金投入工业生产,并保证向他们提供廉价贷款。

征收来的土地被分给此前的佃农,后者必须耕作这些土地,并分期偿付土地资金。尽管大部分地主和农民随后破产,但此次改革仍被认为是成功的,它改变了韩国社会的结构,缓和了农民和地主间的紧张关系。

在拉马福萨看来,南非也需要韩国这样的痛苦转型。在经历20多年的“半吊子”措施后,也许他是对的。

如果非国大真的迫于左派压力着手实施激进土改,投资者可能会受到较大影响。不过,相比正在讨论的修宪,南非长期存在的不平等及其造成的紧张局势,或许才是投资者的更大担忧。


握手

雷人

路过

鲜花

版权所有:北京中经汇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电话:010-57116916

Copyright©2008 Beijing zhongjinghui Technology Development Co., Ltd. All right reserved

京ICP备16012384号 公众平台:微信号[zjlmgfwx]

返回顶部